故事一開始安排了一些懸疑和角色作為故事的鋪陳,每個角色都只點到一些味道,讓人摸不著頭緒,比起那種一開始就猜的到結局的劇情實在好太多!也會讓人有種不想錯過每一秒發展的感覺。



女主角凱莉普雷﹝茱蒂佛斯特飾演﹞是一位飛機機械工程師,他因為先生墬樓死亡而帶著女兒一起搭乘他設計的飛機從德國返回美國,他感受到女兒的害怕,其實他也是...只是他知道他要比女兒堅強,我看到了一個母親的偉大,那樣的精神我現在還無法體會,只是真的很令人動容。尤其是之後他瘋狂的找女兒,那樣義無反的和機長爭辯,甚至到有些歇斯底里,都只為了女兒。沒有人敢說他看過他女兒,沒有人同情他,當他問客服員:「你有女兒嗎?」我突然覺得好難過,我們總是忘了將心比心的體會別人的感受,在我的觀念裡我覺得感情是遠遠勝過制度的,畢竟我們都是活的,規範不過是一種標準,不應該變成一種限制。一顆只為了女兒的心,有誰了解?機上的人更彰顯出現在的人越來越自私,看著他一人緊張失措卻冷養旁觀或是不耐煩,更誇張的是客服員的隨便態度,和一個即將崩潰的母親那樣的畫面真是一大諷刺!再比照單純想要幫忙的那兩位小孩,我只想問反問我們當初的純真呢?是因為我們這一路上遭遇到太多的壞人才讓我們對陌生人產生藩籬嗎?是因為那些經驗告訴我們對別人同情就是對自己無情?就算不願意幫忙也實在不應該用那種厭惡的眼神對一個人,你沒有權力對一個人施予這樣的傷害!



911之後,阿拉伯跟美國人之間的對立,也用在這部片子!激進的言語充滿著對他們的不滿,也只有在這時候其他人才幫凱莉說話!只不過,他們並不是為了他,只是為了族群意識罷了...



因為種種的症狀,讓我一度和全飛機的人一樣把他當成因為失去親人而有幻覺,所有的證據都對他不利,也讓他一度也陷入迷思,只是當他看到女兒上機後在窗戶上畫得愛心,他才找回原來的那份確定。他利用對這架飛機的熟悉成功的進入貨倉,當他看到他先生,頓時卸下了武裝起來的堅強,這是他曾經的依靠...當他看到棺材就更加清楚他女兒的安危。在他成功說服卡森幫他跟機長溝通時,事情有了大變化!原來我一直以為的好人才是真正的壞人,這樣的轉變有點令人錯愕,也很驚奇!故事結構製造出的懸疑真的很細緻也很精準!



就在卡森下飛機前機長用極度不滿的口氣說話同時,凱莉終於明白這一切是誰在搞鬼。他利用他熟悉機座的特點,還有另一位共犯客服員的惻隱之心,成功的打敗卡森並救回女兒。當他抱女兒走下飛機,那一幕拉長的鏡頭真的好美,很動人!這就是不惜一切的母愛,當所有人看到他抱著女兒都不禁感到羞愧,那是怎樣的力量讓他可以不在乎的去保護自己的女兒?而我們又是用怎樣的態度去看待別人的不側?



整部片剛好很符合我的調,雖然當中有些地方不太合邏輯,但我認為那是為了彰顯心急如焚的媽媽才做的發展,所以一點都不影響我喜歡這部片子的程度,最後的結局也收得剛剛好,小女孩像是睡了好長的一覺一般醒來,問他媽媽是否已經到了目的地?即便遭遇了那麼多危機,他媽媽對於不知情的女兒卻還能用最和藹的口氣哄他,然後所有乘客,特別是之前被誤會的那位阿拉伯人頓時好像領悟了什麼一樣,都投以敬佩且同情的神情,這對於凱莉來說,無非是一種肯定與支持!

----------------以下是有感而發-------------------------------------------------

至親的死是最痛的,那樣的痛真的真的無法言喻...懂事以來,我曾深深的體會過,好像生命裡有種東西被抽離,偶爾醒來還會告訴自己這只是作夢!然後整個人就處於真實和虛幻生活中交錯著,感覺自己已經不是自己。我們總要等到失去之後才會珍惜,事情過後我成長許多...聽到的那些話,我不想說;看到的那些事,我也不想說。一度變得很封閉,那些安慰的話聽起來都是刺耳且敷衍,沒有人能完全了解別人失去親人的痛。那是沒辦法根除的愛,卻也無法一直延續的喜歡。我一直很害怕自己會忘記對爺爺的記憶,可是越去想卻越難過,然後又回到那時候的迴圈。我不懂那時候到底發生什麼事?就像一片陰影籠罩著,不能釋懷...隨著日子一點一滴模糊的畫面,那些改建的房子還有場景,現在只剩過去寫的日記可以追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ting 的頭像
edting

Tia

ed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